当前位置:首页 > 格雷研究 > 投资观点

长期复利回报要靠投资实业的心态投资股票

发布日期:2016-4-21     来源:格雷投资

            经历了去年以来的3次股灾,现在很多人提起股票,满脸的无奈、苦涩与悔恨,绝大部分炒过股票的人内心深处无不记录着不寻常的伤心史,认为投资股票与赌博无异的大有人在。很多即使在10年前就开始买股票的老股民,目前仍有很大的亏损,更何况那些在高位进入严重套牢的投资者了。而我们回头看看像茅台、云南白药、万科、伊利等这些耳熟能详的优秀企业的股票与10年前相比哪个不是几十倍的涨幅,如果一直持有这些股票怎么可能亏损呢?经研究和调查发现,很多股民亏损是因为犯下了频繁的买卖交易、高价买入低价卖出、买入自己不熟悉的股票等错误。他们踏入股海多年,至今也没“真正”搞明白股票为什么能赚钱、为什么会亏钱。
            其实,投资股票就是买入企业的部分股权。投资的成败在于这家企业未来的经营成果和你为这份股权所支付的价格。一家优秀的企业不会因为股价下跌而变得平庸,一个垃圾企业也不会因为股价的上涨就会变得优秀。所以,我们不妨以做实业的心态去考察企业(股票),来最终作出投资决策,而不必也不需要看那些股票代码背后的K线图之类的技术数据,这对公司经营本身没有任何影响,这在投资股票中也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问题。那么究竟如何用做实业的观点来投资股票呢?
            首先,投资股票也要遵守“做能力圈之内的事”的商业规律。
            我们在创立一家企业的时候,一般情况下会选择进入自己熟悉的行业,对于那些陌生的领域一般都会回避或非常谨慎,这样能提高创业成功的概率。同理,买股票的时候也应该至少知道公司所在行业、主营业务、行业发展前景等信息,不了解的行业和公司就不要去碰。而现实情况正好相反,很多股民买股票总买一些自己很不熟悉或从未听过的公司或行业,比如在银行工作的人可能去买自己根本搞不明白的化工股,而在医院工作的医生偏偏可能购买八杆子打不着的煤炭股。很多人甚至连公司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更别说去分析公司的价值了。这样的选股无异于赌博,投资亏损的风险当然很大。我们的选股策略是不了解的公司是肯定不投的,对于那些搞不懂的行业和业务,即使有再好的增长潜力我们也不会为之心动,严格坚守自己的能力圈。
            其次,投资要投行业内竞争力最强的公司。
            假设你有足够多的资金来收购企业,那么你是要投资行业内第1名的企业还是第20名的企业呢?(我这里所指的行业内最好并不是指行业内规模最大的而是行业内竞争力最强的企业)答案是显而易见的。通过多年的研究分析,我认为,任何一个企业的生存发展是非常不易的,没有持续竞争优势的企业很难长期盈利,竞争的结果使行业内大多数企业被市场淘汰,更别说成长了。投资了行业内竞争力差的企业,结果往往是不仅没有让你赚到钱反而可能因为企业倒闭而血本无归。比如10年前的肉制品双雄双汇和雨润,现在差距已经越来越大。我们做实业都会希望自己的企业竞争力越强越好,很多投资者买入企业股权反而却不关心这个问题了,甚至连常年亏损的垃圾企业都敢买。所以,多年下来投资亏损几乎是必然的。
            最后,投资最核心的就是评估企业的价值与价格的关系。
            我们做任何一项实业投资都会关心一系列简单的问题,比如要花多少代价能买到,多长时间能收回初始投资成本,在这项事业能生存的时间里可以给我们赚回多少利润等。任何收购或交易肯定是要讲究价格的,绝对不是任何价格都可以成交的。举个例子,大叔大妈到菜市场买菜会因为几毛钱的差异而费尽口舌砍价,而大件电器的客户大多也会等到黄金周大减价或双十一的时候出手,买菜、买电器我们都讲究个价格和时机,而在买企业部分股权的股票市场里很多股民为什么忽略这个问题,竟然会在2007年和去年上半年上证指数5000多点时,想都不想,就花费了自己多年的积蓄买入自己连名字都没记住的公司呢?总而言之,再好的企业如果买的太贵,好的结果会大幅降低投资收益,坏的结果可能会承受长期的账面亏损。如果投资者时刻都能以小心谨慎、如履薄冰的做实业心态去投资股票,那么他们才会真正的分享中国经济的增长,获得更多的财产性收入。
            那么如何理性的看待投资回报与亏损呢?
            在做实业的心态做股票的观念下,我们计算投资回报与亏损也就不会简单的以股票的短期涨跌幅来计算了!我们暂且先抛开股市,看一下现实中我们的投资是怎么计算回报的。假如我们2010年开始和别人合伙做生意,总资金需要100万,我们出10万,占10%的股权。再假设我们不参与经营和管理,只做股东,在企业经营过程中,我们会关心什么问题呢?很简单,应该关心企业是否能赚钱?如果赚钱,我能分到多少钱?当年是否能分红?如果当年不分红或少分红,把赚的钱再投资能让我们的企业发展的更大,能够创造更多的净利润,那么,作为股东我们也会乐意接受的。假如我们的合伙企业经营业绩是11年盈利15万,12年盈利25万,并且业绩越来越好,我们会觉得这项投资很不错,虽然第一年应占利润只有1.5万(15万净利润的10%),但第二年变成了2.5万,以后还可能更多!如果企业真的如预期良性发展,当我们在企业中的累积应占利润或不影响企业发展能拿到的累积分红超过10万的时候我们可以认为我们已经开始真正赚钱了,企业以后盈利的10%都是我们这项投资的回报。但如果企业经营第三年因为竞争或其他原因倒闭了,我们在变卖资产还清债务后把剩余资产分掉, 我们总共分到的钱与当初投的10万元之差额就是我们的投资回报或亏损了。
            在上面这个投资例子中,我们关心的投资回报始终是企业当年赚了多少钱,我们占多少,当然更关心以后还会不会赚更多的钱,几年能收回投资成本,能继续赚多少年,在企业能生存的时间里,能给我们赚回我们初始投资的几倍(包括企业倒闭或不赚钱后我们能分的企业剩余资产)等一系列问题。最令我们不安的就是,在初始投资还没有收回的时候企业就倒闭了或不再赚钱了。而有一个问题是我们始终没有关心或不太关心的,就是我们的股权卖给别人能卖多少钱,至少不会每天都关心,我们更不会每天拿这个指标来衡量我们的投资是赚钱了还是亏损了。可在股市中大多数人却每天用我们的股权能卖多少钱来衡量我们的投资回报与亏损!然而,在我们眼里,股票市场就是一个报价机器,每天都会不厌其烦的报出价格,而且这台机器还经常出现故障,常常会报出错误甚至离谱的价格,他报出的价格越离谱,我们得到的好处就越多。
            我们下面回到具体股市中的投资。同样05年我们在万科市值100亿左右市值的时候,用10万元买入了万科十万分之一的股权,那么,05年底我们的应占利润为1.35万(万科05年净利润:13.5亿),06年应占利润为2.15万,07年应占利润为4.8万,到了2015年应占利润为18万左右(分红8万),当然万科历年来大部分利润没有分到股东手里,而是再投资。再考虑一下万科还会更赚钱吗?还能赚多少年?什么时候会倒闭或是不赚钱?我们再衡量这项投资是否划算就非常清楚了。在07年万科涨到2000亿市值的时候,相当于有人愿意出200万的价格买我们这万分之一的股权,而我们在不确定万科未来几年是否能赚回200万以上的利润时(十万分之一的股权),卖掉这部分股份也是非常合理的。当初10万元买入的万科万分之一股权到了十年后的今天,对应的2015年度应占利润已经有近20万,公司1年为投资者赚取的利润就是当年投资额的2倍。
    同样在2008年全聚德100亿市值时用10万元买入十万分之一的股权,我们07年的应占利润为643元(07年全聚德净利润6430万),08年应占利润700多元,未来能占多少呢?什么时候才能收回10万投资呢?恐怕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那么这项投资怎么看都是相当划不来的。但以股价变动来做投资决策的投资者恰恰在那个时候去买了,因为在之前它的股价每天都在上涨。
            巴菲特接受采访时,曾说,“我为什么能投资成功,是因为我是一个好的商人;而也是因为我是一个好的商人,所以我才是一个好的投资人”。我觉得巴菲特如此伟大成就的背后,主要原因是,他是一个伟大的企业家,做任何投资都是以一个商人的角度去思考并做决策,而不是仅仅是股票本身。 实际上,投资股票,要想真正长期持续获利,投资标准和现实投资没什么两样,更应该关注资本利得,而非资本价差。当然由于市场的不理性,像05年的极度低估和07年的严重高估,而送给我们的资本价差我们也会欣然接受。总而言之,只要你能以应占利润或能分利润(应占自由现金流)来衡量投资回报或亏损,你离获利也就不远了。